大部分时候,我都将朋友的朋友视为自己的朋友,可常常到了最后才发现,朋友的朋友只是把我当成朋友的朋友。

这不算是可悲的事,只能说,可叹。